首页 品牌资讯 品牌人物 品牌故事 品牌传播 品牌观察 品牌战略 品牌推荐 品牌管理 市场营销 企业招聘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品牌战略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品牌战略     
雷士照明股权之争仍未了 吴长江不认罪
作者:   发布时间:2016/12/29 15:35:09   
9月1日,轿车从广惠高速下来,驶入繁华的惠州大道,最终抵达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这座威严大楼2层的一间庭审室内,昔日中国照明界的大佬吴长江,正等待着法律的公开裁决。   历时19个月,雷士照明创始人吴长江再次回归公众视野,与往日威风八面的排场相比,这一次,他平静地坐在被告席,相伴左右的是严肃的法警。   禁止拍照、录像,这是庭审现场的“纪律”,就连官方的照片,也是拍的吴长江背面。时代周报记者现场观察发现,当天庭审时,吴长江身穿灰色T恤、黑色短裤和蓝色塑料拖鞋,被带进审理法庭时,这位照明大佬以惯有的光头形象示人,面容安静,平视着前方。   记者获得关于庭审的资料显示,起诉书指控,吴长江挪用资金逾9亿元、职务侵占1370万元。此次庭审历时两天时间,直至结束并未当庭宣判。   随着吴长江的锒铛入狱,雷士照明背后的“吴王之争”,胜负已见分晓。吴长江与王冬雷之间的纷争,曾一度震惊中国照明界,并被列入股权争夺案例目录。   在 德豪润达成为雷士照明单一大股东、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接任雷士照明董事长兼CEO之后,雷士照明逐步摆脱纷扰,回归平静。   就在吴长江庭审前的8月26日,雷士照明2016上半年中期业绩报告出炉,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214万元,同比增长3.8倍。   吴长江一手创立的雷士照明,目前盈利水平创了近几年“吴王之争”以来的最高水平。   随着吴长江未来的最终判决,这家中国照明第一股的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雷士大厦”暴风眼   重庆南岸弹子石商业中心区,系这座西南山城最耀眼的金融财富区之一,吴长江昔日梦寐以求的“雷士大厦”项目即位于此。9月1日,来自吴长江庭审现场的一纸起诉书,让“雷士大厦”再次回归公众视野。   据起诉书介绍,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原重庆雷士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士中国”)是一家于2011年11月7日经重庆核准登记的公司(台港澳法人独资),其唯一股东为香港雷士照明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雷士”),香港雷士的唯一股东为世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通投资”),世通投资的唯一股东为雷士照明。   起诉书指控,2012-2014年8月期间,雷士照明聘请被告人吴长江为雷士照明总裁,同时聘请吴长江担任世通投资董事长、香港雷士董事长、雷士中国董事长。   起诉书称,吴长江通过其本人实际控制的5家公司,利用雷士中国保证金作为担保,向3家银行先后共申请流动资金借款9.0162亿元。   雷士中国为此先后出质保证金总额人民币9.2388亿元,所贷款项由被告人吴长江支配使用,用于重庆无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极地产”)的“雷士大厦”项目建设等。   在当天的庭审现场,吴长江称,和重庆市政府有协议,如果在重庆市的投资达到10亿元,除了享受到重庆政府的常规优惠外,还能获得额外的税收、高管优惠,且重庆市政建设将优先采用雷士照明的产品,并且政府应允出让给雷士照明一块地段不错的地。   然而,彼时董事会所授权的雷士照明投资额度只有2亿元。这离雷士照明享受相关优惠政策的10亿元投资标准相去甚远。   因此,吴长江想通过一种“既不违背董事会、又能达到投资标准”的方式来达到政府的政策优惠标准,即投资修建“雷士大厦”。   值得注意的是,“雷士大厦”的修建主体为无极地产,无极地产的法人代表为吴长江前妻吴恋,最终的控制权在吴长江之手,与雷士照明没有任何所属关系。换言之,“雷士大厦”所产生的一切收益与雷士照明无关。   据起诉书称,后由于被告人吴长江无力偿还上述贷款,致使上述3家银行将雷士中国的人民币5.565亿元保证金强行划扣,造成雷士中国巨额损失。   就在雷士照明起诉吴长江等人的同时,雷士照明对吴长江、吴恋等涉案单位的财产采取了诉讼保全措施,查封了包括无极地产名下土地等财产。   一代枭雄没落路   吴长江最后还是栽在了一手创立的基业上。   时代周报记者获悉,另据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吴长江分别于2014年、2011年期间两次职务侵占金额达1370万元。   “对公诉机关指控你犯挪用资金罪,犯职务侵占罪,你认不认罪?”审判长问。“我不认罪。”吴长江的回答干脆而清晰。其称,这是公司管理上的漏洞。   吴长江的此次庭审历时两天时间,庭审的焦点就在于吴长江的两项指控罪名,截至9月2日的庭审结束,该案未当庭宣判。   现年51岁的吴长江,系重庆铜梁人,这位山城昔日走出去的企业家,时刻受到当地人的关注。“他在我们心目中,威望依然很高。”日前,一名重庆当地人士在了解完吴长江的案子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吴长江的基业其实是在重庆,这从此次庭审披露的5家关联企业可以看出,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包括无极地产在内,起诉书披露的吴长江通过其本人实际控制的5家公司,均位于重庆。   根据起诉书,吴长江实际掌控的这5家企业分别为无极地产,重庆雷立捷实业发展有限公司、重庆华标灯具制造有限公司、重庆恩纬西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恩纬西实业”)和重庆江特表面处理有限公司。   根据查询上述5家企业的工商资料,时代周报记者发现,吴长江并未在上述这5家企业中任职或者持有股权,但却被指实际掌控着这些企业。   如恩纬西实业公司,这家公司当天在庭审环节还被提及,其成立于2009年,注册地位于重庆市荣昌区,注册资本为5008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吴琦,经营范围为光源、灯具等照明设备,吴长江岳父吴某是大股东。   自2014年10月以后,随着吴长江入狱,与他关联的这些公司因此陷入司法的漩涡当中。   “性格决定命运。”也许正是应了这句老话。与吴长江打过交道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吴性格刚硬,固执,江湖义气重。   在两次雷士股权之战中,吴长江最终遇到了王冬雷,这位雷士帝国的后来者,一步步通过旗下公司运作,成为雷士照明的第一大股东。   “改朝换代”王家人   在当天庭审最后的被告人陈述环节,吴长江再次强调对雷士照明的感情。这家他一手创立的公司,依然活跃在中国资本市场。只不过,掌舵者却变成了“吴王之争”的另一位核心人物王冬雷。   据接近王冬雷的广东一家LED上市公司相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王冬雷在LED领域耕耘多年,对照明行业颇为了解,同时治理企业也十分专业。   对比雷士照明往年净利润数据,2014年上半年5800万元,2015年上半年1700万元,2016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214万元,盈利水平创了近几年“吴王之争”以来的最高水平。   王冬雷一直在谋划一招“大棋”,自2013年入主雷士照明以来,他带领这家吴长江曾治下的照明企业,走过了3年的进程。   翻开雷士照明的资料,其董事会序列中,最引外界关注的恐怕要数王冬雷、王冬明二位“王氏兄弟”。   根据雷士照明公告,现年45岁的王冬明系于2013年6月加入公司,此前其在电器、财务行业有逾15年的经验,其曾在德豪润达担任执行董事、副总经理,财务总监及照明事业部总经理。   根据公开资料,作为王冬明的兄长,现年52岁的王冬雷则是2013年1月加入雷士照明,此前,他自2001年起担任德豪润达董事及董事长。   经过多年资本运作,2015年,雷士照明的营业收入为38.5亿元,德豪润达的营业收入约45亿元,两者相加约为83.5亿元。“王氏兄弟”二人,试图打造一个“大雷士”。   雷士集团总裁张鹏8月9日曾透露,包括雷士照明及其他关联公司资产在内的“大雷士”,今年将加强上下游资源整合,力争总体营业收入冲击100亿元。   2012- 2014年,德豪润达逐步收购了雷士照明 27.03%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在 LED 应用领域建立了较为完善的销售渠道。   即使成为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但王冬雷对管理这家企业十分巧妙。根据德豪润达最近的公告,其未将雷士照明列入合并报表范围内的控股子公司。   主要原因之一是,德豪润达尚未控制雷士照明的董事会,截至最近一次反馈意见回复签署日,德豪润达向雷士照明委派了4名董事(雷士照明董事会总共有11个席位),公司实际拥有雷士照明董事会席位不足50%,未能实施控制。   此外,雷士照明第二、三、四大股东分别持股 18.50%、9.22%和 5.67%,合计超过德豪润达持股比例,“德豪润达持有表决权相对于其他主要投资方持有表决权份额差距不大,公司无法控制雷士照明重大事项的表决结果”。

相关信息
Copyright © 齐鲁品牌网 All rights reserved.备案号:鲁ICP备11028390号 技术支持:东网互联